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台内动态 >> 【情系广播】曹然:和你在一起

【情系广播】曹然:和你在一起


发表时间: 2012-09-28 10:06:26  作者:曹然  来源:广播台  浏览次数:404


  我到现在都没有提起我的朋友们,因为我不是在跟你们告别,我还要继续和你们走下去。——题材

  忽然

  今天其实是很平凡的一天,不过是某年某月某日,一个很简单的,或晴或雨的夏天傍晚。街上的小狗还在追逐嬉戏,屋檐下的小猫也在懒洋洋的睡觉。地球又自转了一周,又发生了许多事儿,亿万星辰还在遥不可及的远方,独自闪耀。而这个时候,这个小小角落里的声音,也许有人在听,也许有人在不知不觉的走过,终究还是这个广阔世界里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儿而已。

  去年的这个时候,欣哥刚刚离开,我们坐在学十楼下面抽了一支烟,看着他们围着那辆三轮车,在下午的光晕中越走越远。我是一个很不懂得离别的人,故事里面描述了太多了次的那些场景,我也不太喜欢。于是我习惯了用沉默去面对,一个人沉默的离开初中校园,一个人沉默的从高中毕业聚会的凌晨独自回家,在四年前开往北京的火车上,也一个人沉默的对着电话里的妈妈流眼泪。我没有经验,所以只好这样在心里沉默着,说些乱七八糟的话。

  该说什么好呢,在做节目之前我已经想好了要放什么歌,准备好了某种的心情。可是临近录音,奇奇怪怪的想法又开始翻涌起来。这个世界已经变化得太快,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,每天你都会认识新的人,看到新的东西,获得不一样的感觉。关于毕业,我想,也只是,会随着滚滚洪流而被淹没的一天。我也许还得花好几年,甚至好几十年才能明白这时的感觉。这种夹杂了焦虑、惶恐、不舍、温柔、后悔、期待种种情绪的感觉,远远不像整理行李那样简单,能够装好打包,一走了之。

  所以我就不去想了。我不是宿命论者,但是我知道,该留下的会留下,该忘记的还是会忘记,该走的最终还是会走。只是趁着现在,还愿意去回忆一些事情,那就回忆一下吧。

  想起了他

  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学校了,矿大就这么一点地方,绕来绕去也总是那几个建筑,有时候走在路上连一点注意力都懒得给。这会儿第一个想起来的,竟然是那个角落里的矿大商店。我跟那位老板太熟,经常没有带钱的时候,便去赊账,第二天再还过去。一来二去倒是成了有事儿没事儿能聊上两句的朋友,互相敬一支烟,蹭点吃喝,拉一点家常。我不知道他经历过多少个我这样的人,有两三年的熟悉,然后再也不见。也许你再也吃不到那些零食,再也不会知道他的名字,大概,只会在某个冷得瑟瑟发抖的冬季夜晚,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那个温暖的灯光招牌。

  第二个想起来的,是某位找我要烟抽的学长。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现在也记不得他长得是样子,现在仿佛只是一个回忆里的影子,在学十楼昏暗的楼梯间里,找我要了一根烟。那个时候我刚跟着曲璠学会抽烟,身上装着雷哥给我推荐的中南海,还不了解两个男人在夜里点起烟,说些话的情绪。我只会自己在心烦意乱的时候,点一支烟,吐一吐胸中的郁闷。于是那天我突然体会到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,可以面对面的,对着谁,把一些心情给说出来。虽然那天我们只是,不痛不痒的说了零星的几句话,敷衍一样的说好以后再联系,可是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他一定早就毕业,现在也正在某个地方为生活劳顿奔波,只是那个晚上的楼梯间,还想此情此景一样在我眼前。如果我遇到下一个找我要烟的陌生人,我会好好的陪他说说话。

  第三个想起来的,是大一时候的一个夜晚。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浑浑噩噩的小孩子,在北门的网吧玩游戏玩到很晚,一直等到宿舍熄灯才回去。我一个人穿着人字拖,走在空空荡荡的校园里,拖鞋在地面上发出piata piata的声音。想回想一下一整天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却什么都想不起来,心里面一阵空虚。后来枭哥在校内给我留言说,一个人从网吧出来的时候,会特别难受。前段时间在豆瓣上看到一个魔兽玩家写的话,他看到有人问,青春是什么。他说,当时他脑袋里面浮现出一个场景,是一个冬天的早晨,他们刚刚通宵玩游戏,从网吧裹着大衣和寒风出来,周围是薄薄的雾气和初生的朝阳,仿佛走在梦一样的场景里,突然有人说了一句,一天又浪费了。然后就是沉默,沉默。

  其实随着回忆开始,我想起来太多太多的场景,他们在我的脑袋里面飞奔而过,交织了春夏和秋冬,艳阳和暴雨。我想,有些故事最终都逃不过遗忘,只是觉得,如果我能在很久以后的某一天,抽着烟突然想起来,现在的某一件小事儿,我会很开心,不管那曾经是兴高采烈,或者痛彻心扉。

  回忆之前忘记之后

  我到现在都没有提起我的朋友们,因为我不是在跟你们告别,我还要继续和你们走下去。

  宿舍里和班上的同学们,在一起玩游戏喝酒骂人的日子,那宿舍里弥漫着奇怪的味道,日复一日。

  和台里的朋友们,在录音室里度过的日日夜夜。我会想起来第一次广播台聚餐我手足无措的样子,而现在总是有人可以跟我一起走。

  和认识的朋友们,一起去过的地方,和聊得哪怕很小的一句话。

  我和萱萱在话筒面前录的那一段岁月轻狂,我依然不停的给别人听,听见对面的惊叹。 我和子诗在还不熟悉的时候,静云姐说你们两个长得真像,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样子。

  某个雨夜里KiSA跑到台里来,打扰了我剪节目反倒教我玩魔方的情景。

  大一的时候我和旭爷坐着公交车,去一个我已经找不到的服装市场,买了这双我一直穿到现在的拖鞋。

  一天晚上主任陪我喝酒,一个沉默无语,一个独自流泪。

  那天下午我和曲璠坐在操场的看台上,脚下放着两包烟,一包红塔山,一包中南海,快要落山的太阳给世界都染上橙黄的颜色。

  在去天津的火车站里,我买了一盒多乐之日的饼干,饼干盒被我留下来当做存钱罐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装满。

  Amy来到广播台以后一直有点冷漠和害羞,那天她第一次叫我师父,心里面莫明的高兴起来。

  无数个晚上MP3里面都装着珏导的那期距离,一直听到了可以背的程度,现在会想起来都还是会很感动。

  有天深夜和瑾宇聊天,我们就坐在宿舍里抽烟,用我的那个魔方烟灰缸,说了很多话。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。

  我还想起来了很多很多瞬间,可是我已经说不去了。我不知道我现在停下来的话,我还能不能再一次想起那些事儿。也许这是我在毕业季里最舍不得的那一刻,不管和谁合照,不管和谁吃饭,不管留下什么纪念,都还是比不上心里那一段,最好的记忆。

  就这样了,还要好好去生活,认真的去生活。想起来的时候,你也会很快乐。

  嗯,再见吧。